2011年我毕业了2011年我毕业了生活

旺财是一只喵:2011年,我毕业了
2011年,我毕业了。
生活不是电影,没有那么多故事,事故确遍地开花。
2011年6月24日,一辆面包车装满我所有的家当,没有听从母亲考公的建议,我颠簸着从G市的T区来到了遥远的H区。生活多么孤单啊,每天7点起床,一个半小时的公车带着昏昏欲睡的蚁族们从H区摇晃到G区。那时候真穷啊,五毛钱一个的白面馒头就是早餐,街口卖早餐的大叔都认识我了,远远见我走来,就会很精明的立马包好一个最便宜的白馒头,有时不想吃也不好意思不付钱,一老一少就这样不知道是你情我愿还是不情不愿的,我吃了一年半的白馒头,然后我搬走了。搬走的原因很多,但一定有个细细的声音支持着我--no more 白馒头。
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陶瓷贸易公司做文件,平时就是做做装箱单,发票,提单资料什么的,简单,也很穷。老板是个印度人,口音奇怪,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几乎没听懂他在说什么。最记得,我第一天上班,经理不在,办完手续后,我自作主张去老板那里报到。
进门,他在冲咖啡,杜拉拉告诉我,新员工要积极工作(打杂),我抢先一步,来到老板面前,操着蹩脚的英语:“can i help you?”老板笑笑:“步泳,姐姐”。
那一刻,你知道什么叫做喜极而泣吗?我操,老板会说中文!
但是,我错了。当然,这个是后来才知道的。
新职场人最懂得啥叫瞎积极了,那时的我还没等老板做下,就用流利的中文介绍了我自己,老板全称面带微笑,静静的站着,端着咖啡,等我积极的背完昨晚奋战排练了一个小时的开场白,他换了只脚杵着:Please say it again in English。我石化。“no?”老板把咖啡放到桌子上,拉开凳子,坐了下去。
“ok,out first”
这是我听懂的唯一两句,因为这以后再也没有我单独面对老板的机会。我想,在这以后一年半的时间内,我努力加班也没能升职加薪,和这次会面应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Eyepro:有 故事哦

Anna20140102:老板是个印度人 哈哈哈哈哈

Captain-W:哈哈。1楼的ID和故事好像都很欢乐的样子;P

cc_Annie:期待露珠的故事和事故

旺财是一只喵:
谢谢你们的支持,我回来了。
双11收货很大吧,1楼0:00准备在某宝抢某著名试衣间事件的衣服,结果一件也没抢着,好蓝过。你们怎么样呢?
故事继续吧~
2011年6月~2012年12月,我一直在这家公司任职。兢兢业业的做着我的箱单,发票,喝着老板放在茶水间公用咖啡机煮出来的免费咖啡,拿着最底层的工资,尽管这样,这一年半我还是涨了10斤,也许是咖啡太苦也许是旺季时加班太累又或许,是孤独太难耐。
工作是日复一日,我也越来越迷茫,不知道之际想要什么。一个人一座城一份只够温饱的工资,每天3个钟的上下班路程还有周一到周五那无法拒绝的白馒头早餐。
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段经历,从学校雄心满志的出来工作。上班后才发现,最接受不了的不是繁忙而刻板的工作内容,也不是那骤然紧张的财政收支,而是孤独,赤裸裸的孤独。从高中开始住宿,群居的人由12人一间到8人一间到6人一间。大学时候就变成了4人一间,最后只剩下一人一间。
很快,到了2012年4月份,一个机会来了,那就是广交会。
12年时候陶瓷市场还是很客观的,我们是第二期。大概因为我只是一名小小的文件,或者是第一次见面时老板对我的不好印象,前几天我都没有机会去到展馆,做着一个默默留守的看门狗。不得不说,广交会期间,留守的员工还是很轻松的,可是,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厨子,那时候上班,老板经理都不在,几个差不多大的毕业生就聚在一起,谈论着,憧憬着,向往着那个人头攒动的展区和一拨又一拨各种肤色各种口音的帅哥。

2011年我毕业了2011年我毕业了生活
文章首发表于:2016-11-10 15:06

外贸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