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破不立J'aigagné→Nirv&

SweepingMonk:不破不立 J'ai gagné → Nirvâna
(17+ 如下内容有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请及时关闭页面。 文中涉及的部分人名,图片,事件未经当事人同意,擅自盗用及披露,不乏个人感情色彩的编织,多有得罪,实在罪该万死。余“弥留之际”,还望看官手下留情,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渡我成仙。)
古来难以定义的介于自尊与虚荣之间的混沌体,破之亦有风险,时机难以拿捏,也许里面已是成形美艳的蝶,也许还是令人作呕的蛹。
鼎堂先生说:“凤凰每500年自焚为灰烬,再从灰烬中浴火重生,循环不已,成为永生。引申的寓意:凤凰是人世间幸福的使者,每五百年,它就要背负着积累于人世间的所有不快和仇恨恩怨,投身于熊熊烈火中自焚,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换取人世的祥和与幸福。同样在肉体经受了巨大的痛苦和磨练后它们才能得以更美好的躯体得以重生。”
尤记得2007年加入光明以后的某日某席,席间觥筹交错,相谈甚欢,包先生的一段人生感悟,恍如魔咒,如今切实的在吾身应验了。“男人只有满了35岁才能真正的成熟,稳重起来,事业也可以谓之为起步。” 我不是一个宿命论者,但35岁,如同潜水艇碰到的“水下断崖”,仿佛几年平台期以后的浴火重生。更多的是人生的积淀和思考。
遇见 · 美好
16年的夏天,闷热的空气,看着凉爽却透着干巴巴的灰色瓷砖,倦怠的高铁站台,我在这儿等着驶往上海的高铁。我是去赴一位老客户的约,心里依然是第一次谈生意的激动和再上一个台阶的希冀。很大程度上,这几年的外贸工作是重复的机械操作,枯燥乏味,老调重弹。性格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这种莫可名就的“高处不胜寒”。退一步万丈深渊,向前看莽莽草原。崔颢的一首《黄鹤楼》让蛇山上的黄鹤楼名贯四海,去过的人都知道,即使在盛夏,当你大汗淋漓的登上顶楼,敞亮通透,神清气爽,在你沉浸在登楼后的喜悦和安逸的徜徉的时候,大汗褪去,背后似有一丝凉意?!人生如是说。
忘了一眼列车驶来的方向,发烫的平行线还在和炽烈的太阳较劲,来啊,互相伤害啊!只是谁也没征服谁。列车还没有进站。手插裤兜,眼盯地面,脚掌用力带着皮鞋划圈,想碾碎鞋底下的那颗砂砾,耳机里单曲循环一直蹦着黄耀明的《暗涌》,音乐很好,演绎到位,只是自己越听越干涩,如同掉了牙的干瘪老太婆嘴里还固执的嚼着干蚕豆。
思绪万千,却干耗着这等待的两分钟。终于,带着节奏律动,号丧一般的来电铃声取代了声嘶力竭的黄耀明。同样的来电号码,同一天,第二次……
机械性的抬起手臂,只有自己才知道,职业性的用了0.36秒(一瞬间),清了清嗓子,声音低两度,问候:你好。对方如同复读机一般,重复着早上给我电话的内容:“您好,我是深圳LED显示屏行业科美芯公司的刘总,你听说过我们科美芯公司吗?……我从马超那里得到您的联系方式,我希望您能作为嘉宾出席我们公司12周年庆暨新产品全球发布会……” 态度非常诚恳,很虚心,语速很快很急迫。反而加重了我的担心,一个电信“诈骗犯”的头像蒙太奇在头脑里轮廓初现... 因为他们通常的共性就是:一、有口音;二、说辞仿佛是事先排练过上千遍;三、不管他们说什么最后都会告诉你时间急迫,马上就得办。Bingo! 三样全占齐了。上了高铁,比较嘈杂,信号也欠佳,我说我会考虑,暂时作罢。
对于电话那头这位陌生人,唯一可以用来参考的信息点就是 -- 马超。
马超 女 年龄不详 身高? 民族 ? 中国海关出版社编辑

好吧,和这位美女的相识,还是一样的的桥段,雷同的戏码。她不幸做了我人生中第一位最真实的“骗子”。09年她电话给我,说找我出书,我迟疑,惊诧……因为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更不觉得我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无碍乎就是在坛子里灌了些水(应该是农妇三拳,有点甜。所以..),沟通几次,直到收讫盖着中国海关出版社红章的合同,以及其他作者前辈的参考书作为她不是“骗子”的佐证,好吧,我被“俘虏”了。就是这么简单的故事。

那时和“威侯”讨论书的出版事宜,并没有花去什么时间,基本和原稿相同。倒是几次电话长谈,小鸡哔哔般的聊了许多关于外贸的看法,出小说的意愿,甚至聊到小说里面的情节,人性的选择,(⊙o⊙)… 感谢她不厌其烦的听我嘚吧嘚吧,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非常有职业素养和认真的倾听者,声线温柔透彻,我猜是个适合唱奶茶的歌的美女吧,只能反衬我是个容易自动脑补的骚年。

诚然,鉴于自己严重的双鱼自行脑补综合症晚期,果断的把“威侯”在脑海里朝着女神的方向PS了数遍。得益于科技的进步,微信超越了啾啾(这是许多白手起家老板的非典型性叫法)使得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近,在微信朋友圈见到了“威候”的真容。
额(⊙o⊙)…眼镜!!女神怎么可以有眼镜!
哦!哦!哦!懂了! 就像漂亮的苹果手机,怎么可以少了bling bling的手机保护壳,来衬托手机本身显得更加弥足珍贵和光彩夺目。
(各位看官就不要流哈喇子了~据FBI, CIA, DHS 以及Raymond Reddington的可靠线报,威候已经名花有主,我猜想那位虽然不一定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但一定有广阔的胸襟 + 强劲的臂弯。)
因为机缘巧合,很遗憾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过当代狮盔兽带、白袍银甲,提枪跃马的女版威侯的风采。
谢谢“威侯”!三鞠躬!!
———— CUT 切镜头————
上海出差回来,我联系了“威侯”,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妮妲的暴风雨裹挟着上帝的blessing, 飞机总算在三个上下剧烈颠颇及六个风骚甩尾平安降落在深圳的宝安机场,上一次这样不走寻常路,飞一般的感觉,还是在印尼的廉价航班上。
来机场接我的是潮汕人林经理,很友善。
次日,如约参加了科美芯公司的12周年庆暨全球新产品发布会。

正式碰见了刘建兵总经理,非常谦逊热情的一位老总,对公司的管理既有华为出身的遗风,亦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因为其之前在南方日报工作的经历,发布会上的致辞也是毫无官话客套,字字真知灼见,句句金玉良言。
其后参观了他们办公场所和销售团队。他们的办公室摆设错落有致,IT业的风格,倒是办公家具和天花板的颜色引起了我的注意——黑色。宛如IPHONE新品发布会PPT的烟熏妆朋克风,有点另类,严肃静谧但干净素雅。墙角和过道点缀着生机勃勃绿盈盈的绿萝和发财树。对于一群热情洋溢,积极向上的营销年轻人再合适不过。看腻了传统的办公室装修,不失为一种跳脱。
此行还认识了一位获得德国红点设计大奖被《中国青年报》报道的“孩子”,小兴。我们愉快的交谈,喝啤酒,撸串。之所以称之为“小孩”,是因为的确年轻,但有思想,有抱负。唯一的遗憾是我始终很难听懂,融入到他对冷笑话的热衷。也许这就是代沟。
刘总是抱恙主持操办他们公司的周年庆和新产品发布会,并喊出了LED行业的High C最强音!
初出茅庐的小兴,年青有为,憧憬实践着北漂的美好。
“以此自桎梏,信为大谬人。”性格的劣根性必须在这个时代的大背景下尽快剔除或者改善,否则只会沦为《物种进化论》中的淘汰对象。
摇滚 · 精神
今年3月,“工匠精神”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后,成为舆论的热门话题。
从传统纸媒到迅捷电媒被铺天盖地的广泛使用,它们变成企业前进的号角;政府工作的呐喊。久而久之,审美疲劳。
江户时代手工业发展以后,工匠们“以完美和极致为荣”才成为了日本近代的价值观。德国的工业产品曾经以假冒伪劣闻名世界,德国的工匠精神是近代才有的,除了精益求精的态度,还显得创新。
今年国内一位知名人士同日本著名茶道师木村宗慎攀谈,问及:大师,您现在这么出名,生活富足,在国内外享有这么高的声誉,做茶25年了,难道就没想多多栖发展,涉猎一下其他行业吗? 大师非常疑惑, 说:噢,25年,这对我来说只是个开始。不禁让我想起耳顺之年才名声蜚外的齐白石。
我很荣幸今年认识了一个秉承“工匠精神”,孜孜不倦,努力向上的群落,自己仿佛就是迷失了方向的印头鱼又重返鱼群。在他们身上我看到的更多的是摇滚不断革命、探索并接近真理精神的美丽华章!
所以,我更愿意用摇滚精神去定义这群人!
———— CUT 切镜头————
某日,“威侯”来电,提及你们宁波又有作家出书了,欣喜。本来是等“威侯”来组局,苦于久旱逢甘霖,按捺不住内心的狂野,要了新作家的微信联系方式。相约在他的一次公益脱口秀见面。
Harris(朱秋城)纵横四海的掌舵人,网络红人,民谣吉他手,财经作家…… 英雄惺惺相惜,估计大家内心的那个神像都是类似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的那类人吧,在不同领域都颇有建树。
我先到的活动地点,讲台上有个人在调试设备和整理文稿,不想是他。因为睫毛弯弯,眼睛眨啊眨,除了微微隆起的腹部出卖了他BOSS的本质,其他方面被整个人的温和和睿智包裹着。(下次碰面我会游说他为了朝更高的男神目标进军,收腹。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我这样说嗔怪我)
脱口秀很成功,《那些花儿》弹唱得很棒,要是下次能加上指弹SOLO就更加完整了。说话的条理性和逻辑性很强,对于嗷嗷待哺的外贸新人,无异于一场饕餮盛宴。相谈甚欢,寥寥数语,无时不刻不透露着他的核心价值观,个人魅力亦如太阳光晕感染着周围。幸会!
(PS: Harris的新书《跨境电商3.0时代》)
Harris的活动场地选在了亦说咖啡,这里是外贸人,行业精英,海阔天空谈天说地的集散地。这家咖啡馆除了作为会客厅同时还兼容了另外两家公司朗维国际和拉拉翻译。同一天,也有幸结识了结合这三者的灵魂人物——Isabella (邱琮)。在这样的环境办公,交流,人与人之间的交集应该更近了吧。我猜他们这样的集体应该不会为新人的单身问题担心和发愁。
虽然第一次接触,不知道是刻意使然还是自然流露,但你的确可以在这位知性淑女的身上感受到Phyllis Lin的气息,温文尔雅,美丽端庄。和她交谈,你可以深深的感受到她身上时刻散发着犹如12.7mm巴雷特枪弹15000焦耳的满满正能量!
离开的时候,我固执的付了咖啡的钱。有些方面,恰如钨碳合金般太坚硬,刚直易折,却始终学不会熟铁的韧性。我是松了一口气,因为我自私的满足了自己的价值观需求,至于Bella同学,不得而知。还好直到现在她也从未露出过商人“无奸不商”的面孔,对我“痛下杀手”。余感激涕零。
你可以继续学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你也可以像金子一般照亮自己前行的路和温暖身边的人。
Rock and Roll
温暖 · 沉淀
夕阳西下的66号公路
会当凌绝顶的少女峰
湛蓝静谧的贝加尔湖
水清林碧的维也纳森林
……
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岂有那么容易回到内心深处。唯有奋勇向前,花儿才会开到荼蘼。
“大学就像养老院,而且事实上,更多人死在了大学里。”--“Colleges are like old-age homes, except for the fact that more people die in colleges.”
生活亦如是说。

不破不立J'aigagné→Nirv&
文章首发表于:2016-12-16 15:59

外贸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