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外贸业务员的抗争崛起之路今天比较空一点就

麦子的麦田:一个外贸业务员的抗争崛起之路
今天比较空一点,就把我的故事和大家分享一下。
2008年2月份,我从宁波一所大学毕业,学的是英语专业。一毕业就在学校组织的招聘会上投了3份简历,过了两个礼拜,有一家外贸公司给我电话说让我去面试。面试的过程是第一轮,经理面试,有翻译和口语两轮。经理是个帅哥,而且是我的学长,比较亲切,所以虽然我翻译的不咋样,好在我口语不错,顺利通过。接着是总经理面试(当时我还不知道她就是老板),总经理是一个女人,四十岁的样子(看上去比较精神),皮肤偏黑,化妆,穿戴的很有OL的感觉,比较瘦,嘴巴很大。(原谅我用了那么多的语言来描述这个人的外貌)。她看了我的笔记和翻译,让我自我介绍一下,当然是用英语。然后给我看了一份邮件,让我翻译一下。 我之前实在对外贸不了解,也没有概念,以至于翻译的乱七八糟。这位黑脸阿姨当时的脸色更加黑了,紧张的我一头汗。然后她像我展示了高超的英语水平,话说,她的英语实在是very good。我当时对她很是佩服。之后聊了几句,她也是表示的比较客气,还问我,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像中国人啊?话说,我真的没有这么觉得,我只是觉得她受过高等教育,最多是广东人吧。在我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她说,我是新加坡人。 我当时想,哎呦,这不是传说中的外资企业么,不错不错。看到我表情的变化,她也显得面有得意之色。 之后客套了几句,就让我先走了。

chenfeng1537:后面呢。

麦子的麦田: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大概也有半个月的样子,我一直在学校里等待消息。隔了那么长时间,我觉得不一定有希望了。人家外资企业,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看上我这样没经验没水平的呢? 但是,想一想毕竟是一个机会,我就打电话过去问了一下那位学长,学长说老板出差了,到时候会通知我。于是又是等了一段时间,某一天,帅哥忽然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去公司上班。

麦子的麦田:于是我屁颠屁颠的去上班了,记得当天特别冷,但是太阳很大。大家都知道宁波的风真的是特别的大啊。
到办公室的时候,经理介绍了同事给我认识,有一个产品主任,男的,我当时认为他有30岁的样子,一个也是新来的女孩子,大概来了3个月的样子。一个财务,女的,一个单证,女的。然后就是帅哥经理了。

yunlongdisplay:期待下文 好像小说哦 喜欢

麦子的麦田:我被安排在一个没有电脑的座位上。经理说让我先看一下公司的样本,熟悉一下产品。于是我乖乖的坐在位置上看样本,这些样本都是大家从工厂搜集过来的。我们自己公司是没有自己的样本的。样本实在是很多,看是看不完的。经理说让我把这些样本分门别类。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我基本上是在整理样本,看样本。

麦子的麦田:终于,我把样本柜子整理好了,整整齐齐。于是,帅哥学长开始让我询盘,就是他手头那些不怎么急的case,让我去阿里巴巴上找供应商问价格,那个时候我练阿里旺旺都不会操作,还好,那个新来的女孩子(姑且叫她kelly),她手把手的教我怎么和人家谈,怎么问价格,怎么注意自己的言谈,那个时候真的很感激她,很热情,而且很干练的一个女孩子。而且两个新人比较有亲切感。

麦子的麦田:我承认我不是很聪明的那种女孩子,学起东西来也不是很快,旺旺一个询盘要做半天,因为我认为一定要找到最低的价格才完美。因为我的性格中对待工作总有这样完美注意的倾向。当然那个时候经理也不会来怪我动作慢,因为往往那些询盘都是无关紧要的。主要是为了让我熟悉怎么操作。而卧,当时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有时候午饭都先不吃,要把工作先做好,有时候还会迟点走,把事情做好。
那段时间,什么都做,每天早上扫地,倒垃圾,整理同事的桌子。每天午饭时间帮同事点外卖,这个事情要重点说一下,这个新人要点餐的规定是老板规定的,就是我开始提到的黑面神。老板说,新人点餐时锻炼能力的一种途径,首先,你每天要去询问同事要吃什么,然后你要记下,要打电话给外卖店,然后你要记账。这是一个交流的技巧和细心的锻炼。我当时真的挺佩服老板的,感觉老板好友学问,这样的方法看上去真的是一个锻炼新人的好办法。每天中午,让同事点餐其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同事们有的挺忙的,问他们吃什么》他们说等一下再说,于是那些肚子饿的就要催,作为新人,你不能总是去问同事们你们快点啊。这样的情形在黑面神回来之后更加糟糕,因为黑面神的办公室是单独的一间的。平时她的门都是关着的,基本上她每天也是点餐,不太出去吃,这种与民同乐的精神值得表扬。黑面神往往到吃饭时间久特别忙,我要叫她点餐的时候老师怕打扰到她,毕竟老板是偶滴神。于是,大家都得等着她点好才能一起点。有时候同事肚子饿了也会来催我,快叫*总点餐啊,真是的。哎,委屈。

麦子的麦田:没人看啊?是不是我文笔太差了啊。

chuangyinsilver:LZ接着写啊!

麦子的麦田:
谢谢支持,内牛满面。我一会补上啊。呵呵

EpikHigh:我帮你顶,lz很精彩

EpikHigh:严重支持下你,虽然我是打酱油的

麦子的麦田:谢谢大家的支持。我继续。
回到我的血泪史。在我刚到公司的那段时间,算作是实习。那时候已经临近春节,黑面神去了TW,我听同事说她家里在TW。当时我想,不是新加坡的吗?于是问了同事,大家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有些说她老公是TW的,所以住在TW。当然这个对我来说也没有关系,没必要关心老板的私事么。
我在单位很认真的学习这外贸的基础,当然主要还是询盘。在这里我说一下单位的环境,同事的职位我已经说过了,主要说一下同事的性格。经理是一个帅哥,是我的学长。他的个性中有一点可爱的幼稚,工作很认真,也是公司业务的核心,当时,他是我的师傅。主任是一个男性,在此申明,他才20多岁,比我们大不了几岁,那个时候是冬天,可能穿的比较颓废吧,他最爱在公司谈论国家大事,抨击时事,导致我们一度在午餐时间对**党,对**政府感到很迷茫。财务室一个比较文静的女孩子,话比较少。单证是个风风火火的姐姐,平时也是经理和主任的调侃对象。Kelly是新人,比我先来几个月,是个辣妹。我的意思是她的性格很辣,大家都不怎么敢开罪她。

余小菜:go on~~
宁波哪个区的?


pcbpeter:继续支持,期待1楼带来更多精彩

麦子的麦田:我在性格上还是很开朗的,但是刚到公司,也不敢太过表现,一般都是老老实实的工作。大家开玩笑的时候偶尔也接上一句。大家和我的关系都还算不错。不过在那段时间也是比较煎熬的,主要是没有电脑让我工作。
因为那段时间单证和财务经常请假,通常要么早上不再,要么下午不再,经理让我做询盘,我都是在单证或者财务的电脑上做。单证倒还好,来了就让我让一下就开始用电脑,于是我只鞥停下手头的工作,财务不在就跑到财务的电脑上,财务在就只好停下来坐在没有电脑的座位上看样本。大家都知道财务的电脑很重要,一般人都不会去动。这个常识我那个时候还是不太清楚,所以有时候财务对我的态度不是很友善,当然那个时候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是新人的缘故,没意识到自己很重要的电脑被人侵犯的那汇总危机感。

chuangyinsilver:LZ,伤过,痛过,哭过才能长大,希望你能早日成长起来,坚强,坚强~加油噢!

麦子的麦田:就在那样的环境中,我还是继续坚持认真的工作,电脑一有空隙我立刻去工作。当中不乏有精力嫌我工作效率慢,供应商觉得我老是一会有人,一会没人。当时还发生了一件事情,我这个人比较讲礼貌,对待供应商都是客客气气的,人家觉得做不了的事情我通常不去勉强。我注意到kelly通常会对供应商发火,骂人。我是一般都慢慢的和人家调节,我一直认为我的方法是对的。

hiwendy:喜欢这个题目不错

俺是乡下娃:
鄞州区

lukoo:写得很好呢,期待你的更多的分享!

麦子的麦田:可是有一天单证姐姐打电话给我说,Jasmine,你对供应商不要用这种讨好的态度,你要注意到你是客户。你应该强硬一点,*&&……%%¥……&&&” 注意这同电话是在办公室打的,而我们都在同一个办公室,换句话说,根本不用电话,她离我只有两个座位的距离。当时,单证姐姐对我的态度还是比较冷淡的,可能因为我经常用她的电脑的原因。再加上忽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批评,我忽然觉得自己眼眶都湿润了,心里很酸。我问了一句,难道对别人礼貌也是一种错误吗?单证姐姐继续用电话和我说,不是说你错,而是你没有不要这样对待供应商,你对人家客气,人家当你好欺负,一听就很嫩,你就摆不平事情。我听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其实在大学也好,中学也好,我在同学当中都算比较优秀。做事也很认真。那一刻,真的感觉自己在这个环境中特别的尴尬。Kelly看我的样子,在QQ上和我说,没事的,加油哦。我心里一热,有个人给你鼓励真的很感激。

coolfrog:继续啊 ,精彩
继续啊 ,精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麦子的麦田:其实,一个业务之外的人是不能理解一个新人的感受和想法的。没有经验,没有底气,你和人家去吼,像话吗?会不会像一个无理取闹的神经病? 对于供应商的态度,虽然后来有了两年多的经验后强硬了很多,但还是保持着一贯的礼貌。我始终相信,人都是有尊严的,没有不要不必开骂。当然像kelly那样的风格也没有什么不好,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风格,像她那样的,可能效率更加高一点,她有一定的经验,一般的供应商怎么会糊弄不到她。单证姐姐说的也没有错,只是问题在于我需要时间去充实自己,让自己的专业知识能够镇住想糊弄我的供应商。

麦子的麦田:在那之后,我也尝试着不要那么"温柔“。比如,供应商说要2天才能准备好样品,我就让他们当天一定要寄出。比如供应商的价格太高,我会拿出同类的商品的报价以及谈及产品的性能让人家知道自己对产品的了解。在阿里旺旺上和各种供应商过招,慢慢学会产品的知识,学会和人交流的技巧,学会价格的核算。这些都是难得的财富。那段时间,黑面神一直不在公司,我和大家相处的还算愉快。老板不在,大家相对自由一些,交流也比较随便,除了没有电脑,我还不算太痛苦。

orwell:

麦子的麦田:终于过年了,发生了一件让我有点疑惑的事情。单位发红包。每个人有200。当时黑面神没有交代财务把我的那份也算上,于是帅哥经理把他的那份给了我,黑面神电话打来祝福大家新年快乐,问大家收到我的红包了吗?经理说Jasmine没有收到,我把我那份给她好了,没事。当然我以为老板会补给经理,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发工资的时候,我拿到600块(实习的时候应该是800),当时我没有问财务,那个时候好像领的是现金。因为是新人,对待这样的事情不敢多说,其实主要也是对钱没有概念,也不缺钱。心里有点疑惑,也就淡忘了。

麦子的麦田:噩梦开始的日子是过完春节,黑面神回来之后的日子。
在第二次见到黑面神的时候,她还是打扮的很fashion。长发披肩,虽然粉还是遮不住黑脸。那个时候对她的感觉还是挺好的。有气质,而且处处显示出她的能干。
因为老板回来了,事情一下子多起来了。申明一下,虽然经理,kelly,我都属于业务部。(我当时实习的职位是业务员)。但是公司的业务实际上都是抓在黑面神手里。经理有一部分权利。

茫然小草:正想看呢,怎么没有了?!LZ继续啊


13641449907:就这样让你们等待着,等待着 直到永远
就这样让你们等待着,等待着 直到永远

麦子的麦田:不好意思啊,大家。我吃完饭,继续写啊。因为是想到什么写什么,所以美什么条理。大家凑合着看啊。
因为业务基本上是掌握在黑面神的手里。我和kelly要做的事情就是跟单。当然,这个事情对于新人来说是必须的,连基本的外贸常识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去和客户谈生意,怎么可能去做业务呢。我们每个部门都有分工。业务部,也就是加上黑面神,一共四个人,主管外贸业务。黑面神是老大,经理是副手,我和kelly是跟单。外贸部主要的职责是询盘,下单,跟进生产,验货。说起来感觉挺正规的流程,其实老业务都明白这是十分不伦不类的分工。在大的外贸企业,业务员和跟单是分开的部门。业务员主要是接单,跟单才会做其他的工作。或者是小的外贸公司为了节省成本,连带单证,跟单都是业务员做,那也还能理解。当然,黑面神给我们的解释是新人,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必须要想、从头学起,跟单就是开始。这个是没有错的,我们的确要从跟单做起,踏踏实实的学习。所以,任何事情都要做。虽然我是新人,对此我非常理解, 觉得黑面神十分英明。在这点上,到如今,我还是赞同的。

linda5566:期待LZ更新。

麦子的麦田:黑面神是个很好的老师。她手把手的教我们,教的都是细节的东西,比如,记笔记第一行必须是日期,然后是每天的to do和done,汇报工作要先说客户的国家和名字。文件盘的第一格是每天要处理的文件,底下的格子是已经处理好的文件。桌面上的文件时当天正要处理的文件。邮件的分类等等。这些东西相当的细致,以至于后来我换了单位也很受用。这点我很感激。
在黑面神回来之后办公室的气氛比年前紧张很多。我其实还不了解黑面神的为人,认为还算是一个不错的老板,很international的一个人。我的工作量一下子大了很多,因为经理手头的case多了,我要做的询盘不但有量的要求,也有质的要求。而我,在实习了将近3个月的时间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电脑。还是非常尴尬的被单证姐姐和财务从这台电脑赶到另外一台电脑。有时候真的很沮丧,对产品还不够熟悉的我,效率本来就不高,工作也没办法顺利的进行。要命的是这时候帅哥经理开始显示出不耐烦了。因为手头工作多,我不懂得地方我经常跑去烦他。次数多了,他的工作有时候也会被我中断,有时候他会皱着眉头很认真的和我说:Jasmine,请你以后等我把手头的工作做完了再来问我好吗? 有时候,他会将其他同事的工作效率和我相比,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寒天饮雪水,点滴在心头,我觉得自己的自尊一点点在那样的氛围中被践踏。敞开的办公室环境中,大家都能感受到那样的尴尬。不断的批评和每天的责难,让我觉得一向勤奋的自己变得一文不值,蠢钝如猪。每天,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学校的宿舍,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学校基本上已经7点半的样子,一个人去面馆吃面条,在角落里眼泪掉进面汤里,边吃边哭,往面汤里加一勺一勺的辣椒,假装是面条太辣了。晚上躺在被子,听着小野丽莎的音乐温柔催眠。我知道,什么都不能抚慰我,我只有自己去承受去成长。
每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感受清晨的阳光,告诉自己,要加油,一切刚开始,什么都会好起来的。我看着拥挤的公交车上那些人的脸。我告诉自己,在这样的人群中,在这样的表情中,我是多么平凡的一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艰辛,我不必在太阳下接受烈日寒风,我不必在工头的目光下卑躬屈膝。我只是有那么小小的一点挫折,这算什么呢? 我自玲珑笑群芳,不羡春光,不染凄凉。

Echo1989:不说文笔,很真实,1楼要加油

麦子的麦田:经理是我的师傅,尽管他处处表示出对我的嫌弃之意,我还是恭敬得向他学习。我还是假装自己不在意,认真的向他学习,每次有问题,先观察一下他在不在忙,或者发问之后静静的等在他的座位旁边等他忙好再回答我。
再此期间,我还碰到了一个问题。 先说说自己,我是一个爱打扮的女孩子,也算时尚,我也爱香水,ANNA SUI的香水常放在包里。上班的时候偶尔也爱喷点香水。但是我从来不用浓烈的香水。我喜欢穿的漂漂亮亮去上班。也许正是这一点触犯了黑面神。有时候吃饭的时候,黑面神会说,Jasmine。工作要认认真真,全部的心思都要花在工作上,不要晚上玩到很晚,到夜店去玩啊什么的,对第二天的工作效率有影响。第一次说我的时候,我就如实说,没有啊,我没有去夜店。每天工作到学校都很晚了,。后来奇怪的发现黑面神经常性的说起这句话。多说了我也觉得没有必要辩解了。每天累的和狗一样,还有精力去夜店?拉屎的时间都没有,还夜店。(原谅我冒粗口,这件事情的真实原因实在让人气愤)。后来在大家闲聊的时候,经理讲起说宁波**大学的女大学生周末被包养如何如何,正好我是那所**大学的**专业的。也许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话一下子刺伤了我。我知道我不能因为同事的一句话而捕风捉影,耿耿于怀,我告诉自己,是自己想多了。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问心无愧,又何必在意人家说什么呢? 难道爱漂亮是错?难道喷香水是下作? 我虽然无法理解,但还是决定为之改变,我不再单位用香水,我不爱想、穿高跟鞋,我也不穿时尚的衣服。只要你们觉得不碍眼,OK。我照做。

laoying890:这样的公司真没意思。汗

zhwt414:感觉1楼傻傻的,你怎么甘愿这么被欺负呀?在这样的环境里,你会浪费很多时间,不要老把自己看得那么轻,所以,别人也会把你看低。我现在没毕业,算不算实习,我压根就当自己是个正在的业务员在工作,做自己的事,很本分,不容忍别人压迫欺负。你如果自己认为自己是怎样的,那么自己就怎么样的。建议换个地方,没有电脑,还有黑面神,你的积极性和动力一点一点的挫败下去,消失殆尽,何必呢?从你的字里行间能看得出来,你很用心学习,靠你的这一番努力,可以成大事的。千万要把握好自己,什么都是自己争取的。记住我的最后一句话!

麦子的麦田:在此期间,我的一个校友也来了我们单位。是一个男生,和我同届。于是,经理有了另外的助理。注,该男生(我们称他为Dave)和我一样是没有经验的应届毕业生。黑面神对Dave很是满意,(以后的事实证明,黑面神对男生都是很不错的)。当然,我那位校友的确也是一个办事很稳重的男生。Dave一到单位就开始有自己的电脑,而我,还是一如既往得做着流浪狗。期间,有一些人事变动,单证姐姐和财务同时要离职,财务是因为要生孩子了,而单证,据黑面神说要自己去创业。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单证姐姐是黑面神从其他单位挖来的,而JP的是,即使单证姐姐是被挖来的,她还是有若干个月的试用期以及很低的工资,单证姐姐不满无果,只能走人。
单证走的那段时间,公司正在出货。很多单证的文件没人做,单证交接的这段时间通常是有时候来,有时候不来。这样一来,我的噩梦又来了,黑面神要求我接单证的工作。而我,对单证一窍不通,连进仓单都不知道应该传给谁。以前业务部和单证部毫不相关,何况我是来了公司才没多久的菜鸟。于是,我开始学做单证,单证姐姐通常不在,有一茬没一茬的让我做一些制单工作。我本以为只是暂时的,我的本职是做业务,单证只是因为没办法,暂时接手。然而,单证却迟迟没有招进来,我的单证做的错漏百出。于是,经理对我的印象更加糟糕,我明白,在他的眼里我已经是一个十足的蠢材了。那时候我也挺绝望的。我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博得自己师傅的认可。

麦子的麦田:
哈哈。这位朋友没有看清我的题目哦,我现在已经是一个老业务员了。我现在是在写2008年我刚入行的故事哦。可以说是往事,哈

zhwt414:呵呵,那就当对那时的你说的话吧。

以后87909:很能明白LZ那那时的心情,因为我现在刚好处于LZ的那个时期,有时老板骂我我还要陪着笑,尽管心里很酸..

麦子的麦田:终于有一天,我因为工作上犯了一个小错误,类似是一个工厂的联系人的姓氏记错了,经理问我的时候回答错了。经理黑着脸叫我到会议室,关上门问我:JASMINE,你认为你自己适合这份工作吗? 我觉得你工作不在状态,做事情没有效率。经理问的很直接,当时的我。一直在温和的环境中成长,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尖利得问过。感谢那段时间,我居然有勇气了,我告诉经理,不是我不努力,我一直在认真做事情,可是,请问你看见了吗?我来了那么久没有电脑。我做了一会跟单,还没有搞清楚操作,又让我去做单证。我两个方面都是新人,怎么可能集中精力呢。跟何况我现在是单证也做,跟单也做。我记不得当时自己是不是哭了。只是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心酸。讲完这番话,经理跑到黑面神的办公室,关上门和她说事情,当时我想,也许,我要走了。虽然是那样的环境,我还是很珍惜这次机会,我知道这是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如果轻言放弃,就不是我了。而如果,就在我这样努力的状态下,我还是被请走了,我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问心无愧。

麦子的麦田:我静静的坐在自己那没有电脑的座位上,等待宣判。黑面神叫我进办公室,她笑着让我关上门,Jasmine。最近这段时间经理向我反映了你的很多问题。你觉得你喜欢这份工作吗?你先不要回答,我看的出来,你还是很认真的。你说的对,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电脑马上给你买,我希望你拿到电脑后,能够马上显示出你的效率来。你不喜欢做单证的工作我不勉强你,好,就让你做sales。也许你和经理的性格不合,你们继续一起工作的话,我怕经理会爆发。以后,你就是我的助理了。
当时,就在那个时候,我觉得黑面神真的是个好人,我有一种被救出火坑的感觉。我对经理,那个时候已经有小小的仇恨了。原谅,我只是个女孩子,没办法那么大度。

麦子的麦田:再讲一讲一件事,一次,我,经理,主任,三个人一起去参观一个外贸工厂展会,我只是跟着去学习。因为是临时通知,我穿着高跟鞋(那个时候好像是因为黑面神说我一个上班的女孩子老是穿运动鞋很不美观。但我还对他们那种夜店言论心有余悸)跟着出去了,手里提着单位的很多样品,在看工厂展位的时候还不断的从经理和摊位那里拿到样本,拿的多了其实挺重的。我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当着行李生。回来的时候做在经理的车上,经理忽然和我说,Jasmine,我觉得有些事情真的勉强不来的,很多东西靠天赋,不是努力就能改变的。你说对吗,Andy(主任)。主任是个好人,他没有帮腔,说了句什么搪塞过去了。对此,我一直心存感激。我一直记着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一句话,寒天饮雪水,点滴在心头。坏的忘不了,好的也不会忘。我忘了当时自己说了什么。但是我记得那段时间,我有一个信念支持者自己,一定要变得强大起来,一定要坚强。记得经理同时也说过一句话,我不觉得你有了电脑会改变些什么。而我,就是要证明,我,一定可以。


zhwt414:1楼的最后一句话很让人有奋起之心。

fobpenny:1楼,加油,期待更新

麦子的麦田:我终于有了自己的电脑,开始成为黑面神的助理。主要帮她处理一些跟单事宜。我每天很努力,很小心翼翼的工作着。有了电脑,我更加不能让人说我不行,在此期间,Kelly经常帮我的忙,会纠正我的一些错误,帮我做一些事情。我很感激。Dave成了经理的助理。
在Dave之前,我帮经理的一个100万美金的单子做过跟单,花了很长的时间去询盘,去问价格,做成一张报价单,还有详细的工厂联系资料。当然,这是我在成为黑面神的助理之前做的。这些价格是经过比较得来的,还没有完全复核过,应该是一个比较粗糙的初期价格。后来我的工作转给了Dave。连同我之前的询价也交给了Dave。
于是,某晚,当我开心的和同学在宁静的大海沙滩上开篝火晚会的时候,经理来了一个电话,Jasmine,你知道吗?你闯了大祸了,你告诉我,**计算机的价格你还记得吗?明明是8.4,你怎么写成4.8了?你知道我已经把这个价格报给客户了吗?你知道这个订单已经确认了吗,你知道我们会赔多少钱吗?这件事情我是搞不定了,你去解决。于是经理挂了电话。我愣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询盘过,但是我并不知道这个是实单,那个报价表也不过是我初期的一个问价,没有很细节的去询问过,而且,在我没有完全做完这个询价的时候已经转给Dave了。怎么可能经理会直接报价出去,怎么可能客户一下子就确认了呢。我当时真的吓坏了,我马上打电话给工厂的经理问价格,核对以后发现真的是我写错了。不管怎么样,都是我的错。我坐在欢声笑语的沙滩上,看着满天的繁星,不知所措。我又一次哭了,我觉得自己好没用,好粗心。害公司损失那么多,该怎么面对老板,该怎么面对经理呢。

bluesky325:1楼继续啊~~ 写的挺好的

麦子的麦田:同学安慰我,不要哭了。大不了走人,难道会叫你赔钱啊。不要难过了,今天是毕业旅行,开心一点。我点点头,勉强的微笑。整晚的在帐篷里睡不着,于是,在凌晨的时候爬出帐篷,已经有同学三三两两的坐在海边等待日出了。我一个人坐在沙滩上,虽然已经是五月份,早晨的海风还是凉凉的。和我心里的凉意一样。我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我想,我的未来和海一样迷茫,海面那么风平浪静,为什么我的心里那么波澜起伏。为什么我就想一个弃婴一样那么孤单无助。我其实很努力,很认真的在工作,。我很用心。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要犯错误。我的努力,你们看到了吗,你们理解我的难过吗?我只是一个女孩子,一个涉世未深,经验不足的女孩子。为什么你们不能对我宽容一点呢?为什么你们不能好好的和我说话呢?
我是个性格和善的女孩子,我不会对人尖锐,可是我却不时得被人尖锐的用语言刺伤。这点后来的我似乎改变了很多,我不再和从前一样一直对人微笑,我看到陌生人变得一脸事不关己。对待上门讨业务的人冷漠。其实我知道这并不好,人和人之间应该温暖一些不对吗?每个人工作都不容易,也许,你一句冷漠的话会刺痛一个人本就脆弱的心。我希望所有的外贸业务员们,对那些阿里巴巴的业务员,对那些供应商都友好一些。他们也是为了自己的工作在努力啊,看在他们为了生活和工作努力的份上,难道给予一个微笑的力量你都吝啬吗?
对不起,跑题了。

麦子的麦田:我看着太阳升起,我的坏心情一点一点的融化。我是个乐天的女孩子。我总能够借着自然的力量劝慰自己。我告诉自己。Jasmine,you r a good baby, come on, you can make it.
清晨,我也不管礼貌不礼貌,给那家计算机工厂的老板打了电话,要求他帮我找一款类似的计算机代替之前的那款,重要的是价格要能够做到5块以下。经理很为难。我动之以情,终于他答应我帮我想办法。低端的计算器,利润相对低一点,这我知道。工厂一定可以帮我找到我所要求的,我也明白。同时,我在阿里上继续搜索这类的计算器。这个case本来已经和我无关了,但是祸因我而起,我不能坐视不管。大家都知道这个case是个实单,也就是意味着本来我是在年后有一部分的提成的。但是现在case是经理和Dave管理了。我做好做差之前的都和我无关了。但是,既然,我做了错事,我就要负责。
幸运的是,那家工厂的老板帮我找了一款十分类似的计算机,价格比我们预计的还便宜。经理也满意了。也没再多说什么。

走过看过:看了LZ的文字,很感动。

麦子的麦田:然而,计算机事件并没有因此而平息。在订单确认下给这家工厂后,经理去了一趟义乌,找到了更加便宜的同款计算器。经理决定转单,然而,订单已经下给那家工厂,工厂死活不同意,理由是已经备料,如果不下单给他,等于要他的命。经理当然是为了公司着想的。价格就是硬道理,何况单子刚下,不可能那么快就备好料了。从常理上看,的确如此。在这个争吵的期间,工厂的老板也说了些过激的言语。我对这个工厂的老板还是有感激之情的。其实我心里也觉得下单过后转单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但是作为经理,从宏观上位公司考虑,也没有做错。后来,那家工厂的老板也来了几次我们单位调节这件事情,但是,因为说过过激的言语,经理也不愿和这个老板多说话,事情一度陷入僵局。

麦子的麦田:但是订单的进度不能耽搁。黑面神终于找我了。她说,这次让你去做调节。毕竟是你找到这家工厂的。我希望你能把事情摆平。这个所谓的摆平,当然意思就是要让工厂妥协。我心里明白,这个任务很难。但是,既然老板开口了,我必须要完成。
我在QQ上计算机老板打了招呼,他也很客气的和我say hello. 我看他态度不恶劣。知道开始不会太难。于是我问他是否方便打电话,他说现在有点忙,晚上给我打电话。
下班后,我一直等着他打电话来,可是将近8点了,他还是没有电话来,夏天了,很热,我只能先去洗澡,但是怕错过他的电话,就把手机带进浴室。抹了沐浴乳,洗到一半,电话忽然响了,浴室我擦干手接起这个等待已久的电话。工厂老板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就开始向我诉苦,告诉我他的难处,我默默得听着,不多说话,只是赞同他的观点。之后等他说完了,我给他分析了利害关系。首先,这个单子是实单,订单数量也很大,利润也应该不错。别人能做,你当然可以做,这个是肯定的,因为经理的那个目标价我证实过,市场上的确有很多家可以做到。那么就是说这个价格是合理的。虽然说我们悔单,是我们不对,但是决策权不在我手里,在公司领导手里,姑且不说你能不能告我们公司,如果你备的料不能用,你的损失更加大(当然,我知道80%以上根本没有备料)。其次,大家已经争吵到这个份上了,转单的可能性很大,那么你如果不愿意让价格,生意白白就丢了。其实,暂时把个人感情因素放在一边,大家都是为了生意,理智的想一想,退一步海阔天空。然后,工厂的老板又是分析说明,诉苦哭穷。我就安慰理解劝说。最终,50多分钟的电话,耳朵发烫,肥皂泡都干了终于那个老板同意和解。
可怜室友好几次想上厕所,我还是在浴室里"luoliao".

麦子的麦田:此事平息。经理的事情先告一段落。因为,从那时候起,我和经理之间没有很多的业务联系。主要是负责黑面神的业务了。于是,我和黑面神之间的故事拉开帷幕。
黑面神是老板,但是我们的老板并没有秘书,于是我就成了跟单兼秘书。基本上帮她泡咖啡洗杯子买饭我都包了。

麦子的麦田:我的第一个锻炼就是黑面神的妹妹,黑面神的妹妹和黑面神长的很像,性格也很像。她也算我们公司的客户。但是基本上是很小的单子,折合人民币也就几千块一单。但是过程是相当的可怕。譬如,买某个塑料配件,在市场上,因为质量低劣,单位价值很低,商家都是按斤卖的。商家也不小气,一般都会多发几十个当做是补次。但是黑面神的妹妹(简称神妹)要求我每个配件要完美,不能有瑕疵,于是每次买了这个配件(我们买来其实也就几百块钱的东西),我就坐在办公室的地上用小刀把毛边刮掉,一个个检查,装在OPP袋子点好数量。然后多买10%给她补次。天地良心,我每次都是认真检查过去的,保证没有还能多瑕疵,几个的话还有可能。但是每一次,神妹都会拍几张图片说有%多少是次品,要求补几百个。但是要她提供次品的全部图片又说他们已经处理掉了。OMG,一次次的容忍。谁让她是神的妹妹呢。

麦子的麦田:今天没有观众了,我洗刷刷去啦。有空接着写。

jiayuhu1020:哥支持你,麦子是个有故事的小女人

麦子的麦田:
哈哈。谢谢哦。我明天会继续更新的。不过我文笔不好,不要笑我太白化啊。

2005641:每个人的过去都是一个故事,能写出来故事就是会流传的历史哦 呵呵


聪明的傻瓜:写得听不错的。关注中。

聪明的傻瓜:每个人的历史都是财富。

wbb_kevin1688: 很不错,会关注~~~

麦子的麦田:
小菜同学,看你签名,好像看过悟空传啊

麦子的麦田:都忘记自己写了什么了。流水账一般。大家谅解。呵呵。
黑面神和神妹真的是灰常的international,两姐妹,经常为了价格和快递费谁出争吵。黑面神曾经告诉我,不管是不是家人,生意就是生意。不要因为神妹是她的妹妹而给她低价。于是,我灰常神奇的用400%的利润把一单又一单的配件卖给了神妹。记得一次在香港出差,神妹也同行,展会结束后,黑面神带着客户去吃饭,让我跟着神妹去吃茶餐厅,当时,还有神美以及黑面神的姐姐。是的,出差的时候,姐姐妹妹一起来了,汗一个。我们三个人来到茶餐厅,吃好回到酒店,神妹开始算钱,这个我要给你几块港币,那个你要还我多少港币。几块钱都算的清清楚楚。问题是她们是三姐妹,同样的爹妈生的。有必要那么清楚吗?就算是朋友吧,请你搓一顿也应该的吧。恕我难以理解。这是后话了,那个时候我已经算是走上正轨了。已经跟着黑面神到处跑了。

麦子的麦田:回到我刚开始的生活。
那个时候黑面神把一些小客户抛给我处理,其中有一个客户是非常不专业的,因为本身并不是做生意的,只是经营的过程中要用到一些文具。譬如,书本。其实,黑面神对产品的了解不是很专业,但是偏偏她又很喜欢告诉人家自己有多么多么的专业。通常挂在嘴巴的一句话是:我们集团有20几年的经验。(从进公司到离开公司两年的时间,我一直不知道我们有什么集团,一个10人不到的小外贸公司,这样的集团真的很集团。)记得一次主任和我们说过一个笑话,一次黑面神和主任在办公室说事情,黑面神对主任说,我这个人东西都保管的很好,你看我桌子上的计算机已经用了10年了,说着还把反面翻过来让主任看,结果背面很不巧有一张生产标签,写着:2008年。黑面神很不喜欢工厂的业务员在自己的面前展示自己的专业水平,通常有人这么做的话,她都会冒出20几年来,我的经验%¥##@#¥%…………&&,刚开始其实我很相信她有多么的专业。直到那件事情发生。

麦子的麦田:我处理的那个做书本的客户和黑面神私交甚厚。所以平时和我交流的那位客户的手下对我也是相当的“不客气”基本上天天会在MSN上折磨我,因为对产品他们都是没有概念的,对于外贸业没有概念。没一个小小的问题我都要和她解释半天。那会儿,我的耐心得到了很好的锻炼。
关于这本书的设计稿,客户给的是黑白稿,客户说他们设计部门很忙,但是交货期不能耽误。黑面神很豪爽的说,没事,彩色设计的部分交给我们。这个很简单的,我们公司这方面的经验很足。于是惨剧再次发生。

麦子的麦田:我们公司没有专业的设计人员,于是设计的工作就要交给彩印厂。彩印厂的老板和黑面神是故交,黑面神很豪爽的打电话过去:*总啊,我有一本书要设计颜色,你能帮忙吗? 其实很简单的啊,就是比如一个头填色,眼镜啊。,花朵什么的。一共有**page。真的很简单%¥#@%……&*(*”于是彩印厂的老板跑过来看黑白稿。一看,靠,这怎么叫简单啊,填色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比原始创作还要花脑筋,于是报价设计费5000(貌似8000?)具体的数字不太记得了。这下把黑面神吓坏了,这个本来以为就帮忙的事情,没想到还要花钱的啊,悲剧了。不想再老朋友面前失面子,于是,黑面神又电话过去给彩印厂的老板:哎呦,*总啊,这个设计费我们吃不消的哎,你看能不能你请你圈子里的朋友帮忙啊,我们可以付钱,应该比你们公司里要便宜吧。拜托啦。于是软磨硬泡,*总终于答应帮忙。最后,彩印厂老板找了几个朋友帮忙填色,要了2000块设计费。这点钱,彩印厂的老板自己先帮忙垫付了。

麦子的麦田:在之后的日子里,就是等待彩印厂把填色的设计稿发过来,因为黑面神答应客户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会很快。于是,我每天被客户拼命的催,以至于我看到MSN在闪烁,就有想死的冲动。终于,设计稿填色完成我发给客户确认,结果客户说,哎呀,你这个颜色太难看了。我们给儿童用的,那个应该用嫩黄,这个不要用红色。这边应该这样,那边应该那样。说白了,我们的填色就是shit。这下,我就为难了,填色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按照个人意愿的,没有规定,自己个人有个人的风格,要是客户觉得我们的设计不行,必须由她告知每处应该填什么颜色,我们照做,但是,那么厚一本书,全部重做,工程可向而至,而且,客户在国外,也不可能每个细节说过去。于是,客户抱怨,说我们怎么这么不专业,当时,黑面神就把怒气转向了我,觉得是我没有管理好客户,让客户误解了我们不专业。上帝,也可以找专业的,8000块你愿意付吗?

luxi5152:等待更新、、、嘿嘿。

麦子的麦田:于是,填色的指导工作就交给了我,也就是说让我知道彩印厂如何去改色。换句话说,有可能我的品位和客户不符合的话,工作又要泡汤。一次又一次的修改,最后那两个设计师发怒了,以为就简单的可以赚个2000块,结果被搞得差点崩溃,彩印厂的老板也按捺不住了,于是电话过来,说,jasmine啊。不然我到你们办公室来,你说怎么改,我坐在旁边帮你改可以吗?这样效率高一点。于是,下午两点多,彩印厂的老板大驾光临,做在我旁边听我讲怎么改颜色。彩印厂的老板曾经搞美术的,在修改设计稿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底子,但是老板当久了,很多技术也不会用了。一个地方修改也要用漫长的时间。于是,到吃晚饭的时候,还是只修改了一部分。OK,加班,吃了简餐,黑面神大概到8点多久走了,只剩下我和那个中年的彩印厂老板在办公室工作。我不得不说,那位老板非常敬业,人也挺帅的(原谅我比较色,哈哈)。我们一直工作,修改修改修改,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越来越累,看一看时间已经凌晨2点多了。彩印厂老板看我也比较累了,工作也几乎完成,我们决定先回去。那位老板送我到我的小区,我非常感激他这么认真的帮我完成这部分的工作。

王根福:路过顶下, 讲的很精彩。

麦子的麦田:回到家,洗好澡已经凌晨3点多,刚开始没有什么睡意,在夜里睁开眼睛,直到睡意袭来。早晨还是7点多起来吃早饭去上班,那天好像是发工资的时间。我到公司的时候迟到了大概2分钟,做下一会就听到黑面神在和财务说,不要以为晚上加班第二天就可以迟到,以后迟到就要按照制度罚款。我愣住看了一下电脑上的时间,我最多迟到了2分钟,心里无比难过。同事们也偶尔迟到,我加班到那么晚,黑面神没有一句慰劳的话,还因为我迟到了两分钟,在指桑骂槐??那一刻的我,无比气愤,我在QQ上和财务说,她是在说我吗?财务安慰说不是,是在说其他同事。可是我没办法相信是在说其他同事,毕竟加班的人很少,公司的业务不多,其他人没有加班的时候。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大家说起我昨天加班的事情,黑面神忽然冒出一句:Jasmine,你没把人家*总怎么样吧?哈哈。怎么留人家到那么晚啊。我和人家认识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这样劳烦人家呢。真是的。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脸笑的粉都快抖下来了。我不说话,也没有太过明显的表情,只是说人家老板坚持要做完,省的麻烦。“哎呦,那人家也是看你长得漂亮啊,哈哈。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那个时候我真的有一拳揍扁这张老脸的冲动。自从上一次“夜店门”话题后,我一直很反感她这样肆无忌惮的开这样恶心的玩笑。为什么一个中年女人的思想可以这么下贱低俗呢?

Alex19871227:留个爪。支持。

doris016:中午没睡,看完了……继续


麦子的麦田:不得不说,这个单子出的过称也算曲折。提一下,那个时候单证和财务都已经换了新人。关于新人的试用JP招数,我下次再讲。
由于第一次出书,我们的书本上又印了ISBN编号,品名不能写儿童图画册。结果我们犯了这个错误,书本被海关扣下,一旦扣下就会耽误书本的交货期。我急坏了。那个时候黑面神出差了,我打电话过去说明情况。她认定是我和单证的错。新来的单证比我年纪小,但是工作经验很丰富,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但是在感情上很脆弱。我们决定去海关跑一趟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解决。其实我们的货不存在骗税以及危险品的情况,只是单证上有点错误,问题不算严重。打车到了海关,跑到查验科问海关老师,老是说我们的品名不对,应该是书本。要去做一个认证。而事实上这个书的确可以叫做儿童图画册。我们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查验科的老是不肯承认,我们两个赖在窗口不肯走,查验科的老师没有办法,只好说他没有办法。让我们上二楼去解决问题。二楼的老是很年轻,看上去和我们年纪一样,大概也是新人的样子。一般新人都是比较有同情心的。于是我们一起解释说明要求放行。结果,那位年轻的老是说不行,查验科说有问题,他们没有办法。于是,我们又跑回万恶的查验科。结果,还是无果。单证LInda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就坐在二楼的凳子哭起来。于是,我鼓起勇气和LInda一起再次向年轻的老师求情。终于,他指着旁边的办公室说,你去和我们L科长说明一下情况吧,于是我们敲门走进去,和科长说明了情况,没想到事情很顺利,科长就是有科长的风范,什么都没有多讲,静静的听我们讲完,一开门和前台一讲,万事OK。感谢LInda无私的眼泪和英明的L科长。

麦子的麦田:等Linda出门了,我留下来问了一下科长贵姓,以及科长可否留一个电话号码给我,以后有问题可以咨询您。科长微笑的看着我说,鄙人姓L,电话的话你可以打我们单位的电话*****。是的,我承认在这段时间的锻炼中,我变得邪恶了。我认为,好处是一定要给人家的。但是这位科长给我了很好的印象。在此,我向宁波海关的那位L科长致意,您是一位好科长。

麦子的麦田:回到单位,我们给黑面神打电话。我说:*总,已经搞定了。她阴森森的问,花了多少钱? 我说没有,一分钱没花。她马上说不是钱的问题你知道吗。不是钱的问题%¥¥##%……&**……。好吧,不是钱的问题,我知道不是。

jijibaby:1楼是宁波某大学的么?。我也是宁波滴

麦子的麦田:上班了上班了。有空再唠叨啊

麦子的麦田:
哈哈,是的,宁波某大学毕业的。

麦子的麦田:
哈哈,很感动哦。谢谢支持,我会不断更新的。

LeoKai: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关注中

EpikHigh:
Lz和你们经理前辈后来关系咋样了?

stonechan:MARK!!!!晚上回去看!

zade:我看的是直播啊!很好,和我現在的處境差不多!

judy_pan:写得真好,让我想起来我刚开始做外贸的点滴。

jessica1120:不是钱的问题。好吧,我知道不是钱的问题,@#¥@@!
打住
我乐了

格格非:真好看啊!1楼快点继续!!!

raymondrock:1楼写得真好,关注,等续篇~


zhangtao1022:这个女孩不一样哟
这个女孩不一样哟。简练的文字,细腻的感情,直白的叙述,各种辛酸,各种坚强,一下涌入到了我的脑海,因为我也是新手,不过,万事开头难, 遭受挫折是在所难免的,我坚信只要你想做这件事情,没有做不了的,不管什么方法。
1楼,你的行为和精神感动了我,虽然很多我并不赞同。
加油!

Channey.Z:1楼啊!要是我的话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还能在那里受这份气啊?

Huangqi-ivan:很激励我这个做货代的新人,我也是读外贸的,但出来工作的时候信心不足没有去做外贸,后来货代也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能做好也不是不错的,但事实上不是我想的那简单,竞争很厉害,有点窒息的感觉.

兴春赠品-Nancy:挺喜欢你的故事和文风,加油哈。

jill21cen:MARK..感觉比杜拉拉升职记还好看点,加油啊!

wyjfanny:写的挺生动的。继续关注中!

麦子的麦田:
先卖个关子,以后慢慢道来。希望你会关注哦。

麦子的麦田:这位朋友,等有一天我的外贸之路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我会考虑写一本书哦。当然。可能也就在论坛上放一下,可以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哈哈。文笔是不好,以后改进改进。

麦子的麦田:
我晚上会更新的,继续看哦。

麦子的麦田:
可以谈谈你的看法哦。其实写这个也是为了和信任分享一路来的艰辛。,

麦子的麦田:
继续看我的这篇成长之路,你会发现,一切事出有因。

ljtmove:心里总想证明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想证明什么,也许我们新人都要经历这些被人鄙视的阶段嘛?可是我又是在看不出他们有什么鄙视别人的资本

pingpangshou:支持LZ,加油.期待你的更新..

麦子的麦田:晚上心情不是很好,不过还是继续,看到大家对我的鼓励,我决定还是把故事写下去。
书本事件并没有就此停息。书是安全出运了。后来到了付货款的时间。大家应该记得那个时候书本填色的设计费是彩印厂老板垫付的。(其实该老板并不是真正的老板,只是常务副总),后来该老板在QQ上问起我设计费的事情,我就和黑面神提起,没料到黑面神黑着脸说,事情没有做好,还要来讨设计费,单子不是下给他们了吗?。和当时恳求那位老板帮忙时的表情天差地别。最后黑面神要求我写请款单给财务,我如实写了2000。结果黑面神告诉财务,我们付1000。我石化。黑面神说,万一*总问起来就说是财务打错了。如果没问,就当他识相。
*总当然不会同意,他后来问起我,怎么只打了一半的钱,我只好假装不知情,后来才假惺惺的说,啊呀,财务打错了。此事财务也是相当的郁闷。每次遇到不肯付货款,不肯付预付款就说财务怎么怎么,我们公司我这个老板是没有权利的,要钱都要问财务申请,这是制度,我必须实行。OK,这样的义正词严下,谁也不好多说什么。
最后那1000还是汇了过去,能赖则赖,这是黑面神第一次从人格上让我瞧不起。

麦子的麦田:黑面神常常和我们说她是一个环保者,是一个慈善家。环保这个方面表现在对待纸张的态度。在我们办公室,大家都不用笔记本,我们每个人的本子都市废纸的反面裁成两半,然后用夹子夹起来当本子用。这个方法其实不错的,节约是美德。因为每次讨论事情,黑面神都要求我们把文件打样出来,一般打两份,她一份,我们一份,然后拿着文件讨论。很多时候一份报价单好几页,两个人加起来数量很客观。而且这些报价单基本上在讨论完事情后没有什么用了。当然还有一种用处就是当本子用。每天打印机是经常处于工作状态的。用纸量相当可观,其实很多事情只要打开电脑就可以说明情况,我们所有的报价单做好都会先请她看过,发邮件给她,这样每份文件其实她都有。久而久之,我们发现,黑面神只是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做事,然后要求大家都和她一样,然后给这个理由安一个冠冕堂皇的说法。


麦子的麦田:关于慈善家,经常有客户来访的时候黑面神会告诉客户我们公司很很热衷慈善事业,客户通常会对我们公司的善举大加赞赏。一次,一个印度的客户是与一个慈善机构合作的,找上门来希望和黑面神合作一起做商业慈善,就是把我们的产品以低价卖给慈善机构,当然这个价格还是合理的,我们并没有亏损,但是我们盈利的部分也要拿出一部分捐给慈善机构。本来黑面神认为是个商机,对印度客户还算客气,后来,该客户来了多次,不曾下单,说要叫一个香港人来看一下厂,因为那个国际知名的慈善机构要求和他合作的工厂必须过**验厂。可是我们公司是纯外贸,并没有自己的工厂,于是,黑面神和一家平时合作较好的工厂商定,验厂的人来看的话就带去他们工厂。于是,某日,我和主任就带着该香港人开着黑面神的车去了工厂。那家工厂规模不大,要过那样严格的验厂也是不太可能。香港人是内行,一看这个工厂就不是我们的。当她问我们厂是不是我们自己的,我们说是。那人笑笑说,我看不是。你们不用隐瞒。这个人干了10几年。我们也无需太过遮掩,也就没有再多解释什么。大致看了一下,香港人就说可以了。于是回到公司,在公司附近一个咖啡厅吃了个商务套餐。

麦子的麦田:吃好饭,送香港人到机场,回到单位。后来黑面神问,那个人看的怎么样啊。我们说就看了一下,也没说什么看出来是别人的工厂。黑面神当即大怒,什么别人的工厂,只是我的工厂,my factory,my factory!黑面神一激动就会用英语骂人,曾今有个物流公司的员工,被她骂饭桶,饭桶饭桶,当然还有F开头的脏话。这是另外一个极品时间,后话了。
我们等黑面神发完怒,看她还有什么指示。她问,那么有没有去看工厂的宿舍。我们说没有,就是在门口看了一下没有进去。其实这是很明显的事情,香港人看出来了这个工厂不是我们自己的,况且设备的简陋已经某些流程的不规范根本不能达到验厂的要求,已经没有必要看了。我们明白,可是黑面神忽然发疯:什么,这种人,你们开我的豪车去接他(豪车就是她那辆20几万的商务车),请他吃大餐(30几块一份的商务简餐),居然连工作也不做,就走了?什么人,这是什么人。你们这是去干什么的。一个下午,什么结果都没有。
我只能默默得在心里问候了一下她以及她那黑漆漆的脸。

firefly2009:------------------樓主繼續喔!

麦子的麦田:之后,黑面神写了一份言辞激烈的信给印度客户,强烈谴责该香港人的不负责任。印度客户还算一个比较礼貌的人,比较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该工厂既然不是我们的,为了慈善事业,我们可以像另外的方法解决这件事。于是,从此以后黑面神和“慈善事业”彻底say byebye。当然,所有的客户都知道我们公司是很热衷于慈善事业的。后来不是发生汶川大地震了吗。我跑回学校捐了很多药物给老乡会,让人家带回去。因为老乡会不接受现金。黑面神在那段悲惨的时间仿佛只字不提慈善,但是经常很悲伤的说,哎,那些人好可怜。但是那些捐款谁知道去哪里了呢? 的确,我一样在内心质疑捐款的流向。但是我会想办法,让那些我捐的物资可以到需要的人手上。曾今,有个周末要加班,因为那天刚好我要去和nb义工团去参加一个慈善募捐,我说了我有意见重要的事情要去参加。黑面神问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告诉她要去募捐。黑面神表示了极大的怀疑。我的确没有在她面前说过我是宁波义工团的。但是我只想做,而不是像她那样整天挂在嘴巴。在此,我默默怀念一下我们义工群,因为,后来,因为一些人事变故,我们义工群解散了。

pinkbaby2001:精彩!
lz貌似平铺直叙的语言却带着一种令人难以阻挡的和煦力量,丝丝缕缕的感动在字里行间跳动,点点滴滴的故事情节映现了lz的坦诚胸襟及正直人品。
mark,待续~

麦子的麦田:说一下那段时间我自己的状态吧,一直在说黑面神的JP事迹。貌似有强烈的人身攻击嫌疑。这个不提倡不提倡。哈哈。
那段时间,我和帅哥经理两不相干。这个有位路友问起过。我说一下人事。Dave(我的校友)成为了帅哥经理的助理,他干的不错,和经理合作的很好。因为这件事,我真的有种生不逢时的悲壮感。因为新人的时候不给我电脑,然后给我乱定位,我做的工作的确有欠缺。但是我100%没有经理认为的那么糟糕。大家应该能够明白作为一个新人,大家对你的态度会完全改变你的工作状态。这就好像富人家的孩子和穷人家的孩子在另外一个富人家做客时候的表现。穷孩子可能很拘谨很小心,甚至显得小里小气。而富孩子,一直习惯那样的环境,可能会显得落落大方,如鱼得水。好了,不为自己曾今的青涩辩解了。
那个时候我有自己独立操作的case。所谓的独立是相对的。在我们公司,任何一个人,包括经理,所有的邮件在发出之前都要请黑面神润色。换句话说,我们只是执行者。经理很少有用到我的地方。这个和我是黑面神的助理也有关系,老板的事情当然要第一时间做好。总不能先去做经理的事情吧。当然,有时候,经理也会叫我帮忙做一些询盘,那个时候已经被骂的比较少了。

麦子的麦田:那段时间,公司除了我和Kelly手中一些很小的订单,最重要的就是经理和Dave手里的那个100万美金的单子了。就是那个我曾经闯下祸的单子。那个单子的货比较杂,有几十种产品和十几家工厂。那个时候客人其实还没有完全确认订单,发了PO,但是还没有签回。经理把前期的工作做好,制单,下单,跟单的工作就交给了Dave。因为客户一直没有签回,Dave不敢贸然下单给工厂,但是时间拖得长了,Dave有点心慌就去询问黑面神该怎么办。黑面神说下单,干什么不下单,可以下去做了。Dave很是为难,毕竟PI没有签回。黑面神说你把订单传给工厂,不要盖章,就说让他们去备料。这样他们就会把我们的订单排进去。Dave说好的,但是他毕竟是一个聪明的人,其实很多工厂的老板是不会去注意有没有盖章的,只要订单发过去就会下去做,有些工厂是合作过的,就更加信任我们。当然会马上安排下去。Dave没有下单,只是一直催客户赶紧签回,终于客户签回了。于是,Dave开始安排生产。
做生意,就是做人。害人的事情不能做。你让工厂备料下去,要是客户决定不做了。你难道可以说我订单没有盖章,你备下去干什么,你是傻×吗?这样给人下套的做法让我第二次对黑面神的人格产生了怀疑。

麦子的麦田:那段时间是Dave最痛苦的时间,作为一个新人要处理100多万美金的单子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天要和10多家工厂联系,说明生产的细节。每个工厂都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要核对设计稿。偏偏客户很马虎,设计稿确认好了,过几天又要修改。很多工厂都不愿意改,因为太费事,就说自己已经制版了。Dave只能电话一通一通请求人家谅解。太多的事情让他一度精神崩溃。但是他一直保持着平静的外表,只是有时候大家聊天的时候表示一下自己的无奈。就在这个时候,经理开始和黑面神有矛盾,原因正是百万订单。

麦子的麦田:在我们公司,黑面神对于提成的划分是这样的。业务主管,例如经理,可以得销售额的1%,主管的助理可以得0.2%。我们几个除了经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可以得到那可怜的0.2%。但是,黑面神说我们现在还在实习,实习期间没有提成,要等成为正式的员工才能拿那可怜的0.2%,然后再一步步往上升。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拿到毕业证书,但好似还在实习期以内。我们一共实习了6个月,拿了6个月的800块。三个月是没有拿到毕业证的三个月,另外三个月是拿到毕业证书的三个月。为此,我再问候一下黑面神以及她黑漆漆的脸。有这么阴险的吗?我和Dave算是同学中比较悲惨的,实习居然有6个月,漫长的半年啊。Kelly因为比我们先来几个月,加起来大概实习了9个月,比我们两个还悲惨。要这样说明一下这个情况正是这矛盾事情的起因。着关系到了后来巨大的人事变动。

麦子的麦田:有一天,黑面神在早会的时候和经理说,把100万德那个订单转到Dave手里吧。反正Dave一直在处理这件事情。这个单子叶已经走上正轨了,。经理,你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做,要发展更多的客户。那个时候我还很嫩,觉得正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Dave在处理,移交给Dave没什么错啊。但是,那天,经理去发难说,我觉得一个case转来转去,事情变得很难处理啊。我觉得是谁处理,就应该让谁处理到底。这话也没错。那个时候,我基本上想一个傻子,觉得是在参加一个普通而无聊的早会。可是,黑面神却十分坚持,说要让Dave处理。换做是我,宁可不要做那样的事情,我还很嫩,看到Dave每天的压力,实在觉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还不如处理一些相对轻松的小单子比较好。大家原谅我的米出息吧。 经理还是表现出自己的不乐意。这时候,黑面神居然当着我们的面开始批评经理,她说,经理,你要想想你当初是怎么过来的,要给新人机会学习,让他们得到锻炼,你作为师父,怎么可以这样不识大体。我知道,这是分蛋糕的事情,但是我们重要的是把蛋糕做大,而不是想着怎么分了它。

麦子的麦田:当时,我对这蛋糕论底下的意思不是什么明白。但是大概是明白了黑面神的意思是在批评经理整天想着提成,不想着为公司多做点业务。好吧,我承认,那个时候经理被骂的时候我有点小小的幸灾乐祸。小样,老被你骂,今天终于你也被骂了吧,嘿嘿嘿嘿嘿。(我真是一个小人)。
我想说了半天,大家还是没有搞清楚里面的逻辑关系吧。好了,show time:
我们是实习生,不管期间做了什么单子,除了工资,没有一分提成。
而经理,是主管,一旦做了这个单子,过年就有1%的提成,大家用聪明的脑瓜算一下,100万美金的1%有多少。
也就是说,一旦这个单子转到Dave手里,Dave就算累的吐血,最多也就赔偿点吐血费。
而经理,因为不是他负责这个case了,也一个屁也没有。
也就是说。这个单子全部的利润由公司所得,也就是黑面神一个人所有。
understand?
多么玄妙的逻辑啊,这是后来才恍然大悟的事情。那个时候,很傻很天真,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层面上。总是觉得公司给我们学习的机会已经是一种恩赐了。钱算什么。算个鸟。天真的毕业生们,总是有着这样纯洁的冲劲。视钱财如粪土。

麦子的麦田:这件事情就这样僵持着,主要是经理和黑面神的矛盾。我们几个新人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也没有利害到可以心如明镜,看透一切。但是自此之后,经理和黑面神就矛盾很多,经常起冲突。最利害的一次是黑面神在办公室拍桌子大骂经理,经理在黑面神的办公室把自己搜集的样本扔进黑面神办公室的垃圾桶。起因是这样的,经理有一个客户,和经理的关系特别好,像哥们一样,这个客户在我们公司做的单子不多,做了几单也是利润很少,单子很小。但是,这个客户又经常让经理帮忙去和他已经联系过的工厂沟通,有时候让工厂把东西寄到我们办公室,然后几个工厂的样品搜集好再由经理集中寄到客户那里。有时候,这个客户来我们公司,也会用我们公司的电话打电话到其他工厂。很多时候,该客户来我们公司,黑面神请他到会议室讲讲自己的采购计划,该客户总是主要和经理讲,顺带看一下黑面神。慢慢的,惯于自我中心的黑面神怒了,和经理说,这个**客户算老几啊,把我们当NB OFFICE。他有给我们什么好处吗? 他用我公司的电话打电话,凭什么?经理,请你把你的精力放在该做的事情上,这个客户对我们的价值不大。经理辩解,这个客户虽然下单不多,但是,他给我们的很多信息对我们很有用,很多时候他会和我说在中国的哪个地方哪个产品的价格如何。黑面神又怒了,她说,你作为中国人,难道还不了解中国的市场吗?还需要一个外国人来和你说? 经理再次反驳,过程……%&&&%¥#¥……&*&在此省略数百字。

cathrine678:很佩服你能那么耐心的写下自己的经历,什么时候我也来写写···

203great:拜读!学习了 可以加qq吗?

hh0123:好长啊,一下子看不完,休息一下,下次过来再看.
1楼真的很不错哦.


luxi5152:等待下文等待下文。哈哈

爱悦一生:都看完了等待LZ更新
LZ的第一份工作,经历了很多的磨难,不过可以看出,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月色下的温柔:mark一下!!!!!11

a4426755:快点更新啊

水晶绿苹果:写得很好,也读得很认真,同行支持一下! 我们是工厂做生物农药的,也许将来有合作的机会呀!
黑龙江强尔生化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MSN: gloria_gaojun@sohu.com
Tel: 0451-86786117

vanessalz:可以很负责任的说1楼很幸运!

fish00bug:看得出,LZ还是一个很幽默的女孩子,哈~

6251662:呵呵 ~这段经历相当有趣~

insist210:2008年2月份,我从宁波一所大学毕业,:Q :Q 你们是什么学校,怎么2月份就毕业了

chuangyinsilver:再次留下脚印···

孤风:
:L黑了点就认为是广东的?

麦子的麦田:
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口音。

麦子的麦田:
不是2月份毕业,是二月份实习。五六月份才毕业的。

麦子的麦田:
呵呵。谢谢你的支持哦

麦子的麦田:
我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这位朋友如果觉得一毕业就这样被折磨是幸运的话其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看你愿意不愿意承受了。很多路友留言说我很弱,居然这样受气还要在这个单位坚持。这位朋友的意思是我的经历是人生的财富吧。的确,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经理的那些苦难都是财富。


麦子的麦田:
自嘲是一种黑色幽默。

wayne8689045:做个记号,下次结着看!1楼写的不错,看清了所谓老板的面目

cxlisa:1楼目前是跳槽了么,因为看到你另外一个帖子,其实作为一个新人,在这样的公司待过,磨砺过,也是有益处的。至少对一些经验,处理方式,人际交往来说,不觉得麦子弱,反而是令人佩服的坚强。

Snow_12321:恩
没有看到下面的更新
1楼继续

麦子的麦田:
今天单位比较忙。晚上更新啊。谢谢。

麦子的麦田:
不错,我跳槽了。因为要写这个帖子,所以还没有写到后来的外贸历程。我会慢慢写的。

cxlisa:恩恩,我会接着看的,帮助颇大……

winky.alayne:留着看打个记号···

爱做梦的女孩:一下子看完,感觉有点长

star941:完整看完~~
每个年代都有着不同的艰难时代,也许80后的我们注定是要经历过这种磨难的。这种艰辛,在经历的时候会很难过,但走过之后会发现,所谓的苦难,都会挺过,所有的问题,都会最终解决。
我们会长大,会成熟,最终很强大。

麦子的麦田:
我只写了个开头哎。可能我太罗嗦了。哈哈。

开心鱼:每次看别人的经历,都能从中学到不少的东西,收藏啦,会一直关注的~~

buffeicat:一口气看完了,做个记号,那个黑面神太垃圾了

shenmin:看完了,一路走来其中的辛酸只有1楼自己能体会。希望一切都好。

麦子的麦田:写着写着我觉得自己好啰嗦。呵呵。写了半天还在写刚开始的事情。
经理和黑面神的关系越来越差。这个时候黑面神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
一次,黑面神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知道吗?在这个公司里,我很重用你,我希望你全心全意为公司。你会和我同在吗?当时的我一心想在公司好好学习,向她保证,我一定会的。
她说,当初,经理那样的对待你,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没错,所以我留你下来。
我看着她真诚的眼光,刹那间有种误会了她的错觉。
是啊,她的知遇之恩,我不能忘记。要不是她把我从经理手里调走,我可能还要继续被折磨。我暗暗下决心,无论如何,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一个外贸业务员的抗争崛起之路今天比较空一点就
文章首发表于:2010-6-2 16:02

外贸工具